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山乡喜事(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6:51
他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顿时一亮,他有一种感觉,他遇到他心目中的女子了。
这里是桃城一条繁华的中街边上,在一长溜排得整齐有序的擦皮鞋地摊的队列里,她给人的是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她的年青美丽,在她的旁边也有年青的女子;他惊叹的是她那美好的形象和优雅气质的交融。她是那种饱满的瓜子脸,柳叶眉,额前梳着几根细细的流海,白皙的肤色比通体透亮的白色竹布衣衫还要皎洁。此时,她正在接待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漆黑的眸子首先表示了友好得体的问候,长长的眼睫毛向下垂着,随着清凉的微风好像轻轻地眨了眨……她擦皮鞋的生意特别的好,这完全可以从她迎接不暇的姿态中看出。明明旁边的好几个擦皮鞋的摊位都空着,几个妇女用热情的话语连连喊着老板擦皮鞋,洋溢着的笑脸上流露出内心的急切,有的还伸过手来去拉顾客了,可还是有几个后生硬是要站在这个干部模样的人的身后排着队等候着,时间概念好像对于他们很奢侈。这样的情况好像被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看到,她的头稍稍抬了一下,轻启朱唇说了一句什么后,那些执拗的后生就乖乖地去了旁边的摊位,坐定后还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壳笑,眼睛还不时地朝着旁边的她睃来睃去。她大方地、坦然地、亲切地微笑着,送走眼前的顾客,迎来下一个顾客。
李大志是在对街的人缝里偷偷地观察这个女子的。要是人流稀少了,他会找个地方躲一躲,避一避,然后再接着观察。他想,既然有一种美好的感觉,他就决不会把这个感觉放过。
李大志是桃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前天,他请好友外号猴子、野猪、豹子的几个同学在酒店吃饭,他们都快毕业了,正在边写毕业论文边找工作,以后难得有机会在一起聚一聚。猴子、野猪、豹子都是带着女朋友来的。觥筹变错之间,酒酣耳热之际,大家都对大学的四年生活表示出深深的怀念,对未来的前途充满了美好的向往和憧憬……闹到有时候了,猴子提议干脆不回学校,对大志说,熊猫,你是桃城“李千万”的公子,既然是你作东,就再去开一个标准房,咱哥儿们好好地娱乐一下!
唱了一会卡拉ok,猴子又提议打牌,才发现是三缺一。猴子说,熊猫,桃城大学美女如云,难道就没有你一个中意的?
大志看了看依偎在猴子、野猪、豹子怀里面带酡红的几个女人,想了想,只好说,小弟不会恋爱,想跟兄长们学几个高招!
猴子说,熊猫,你真是稀有动物,搞得恋爱都不会。我来告诉你,爱情是从抚模开始的,边说边把女朋友抱得更紧,又在她的胸脯上轻轻抚模。野猪和豹子也照此在他俩的女朋友身上效仿,顿时,几个人的女朋友佯醉佯醒,亦娇亦嗔,小拳头直往猴子、野猪、豹子身上敲,弄得小屋里花枝乱颤。
这时,大志的身体也有了反映,他生怕别人朝下看,因为他的裤头也被硬物顶了起来。
想到这里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半。他见对面的女子捡拾了擦皮鞋的行头,又轻声地对旁边的一个女子作了交代,然后站起身子,走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拢了拢头上的秀发,急匆匆地向着远方的街道走去。
李大志跟踪到了桃城市人事局的大门口,看着她进了办公大楼,上了二楼后拐弯进了一个办公室。李大志点上一枝烟,装出一副闲若无事的样子,倚在拐角处朝外面望。约模过了半个小时,那个女子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份表,接着又把它卷成筒,高高兴兴地往外走。李大志连忙转到了楼的另一端,看着她下了楼梯,走出了大院。
李大志来到了刚才这个女子进去过的办公室门前,只见屋里对放着两张办公桌,一张桌子空着,一张桌子边坐着一个男的,一包盖“白沙”刚刚拆封,边抽烟边对着电脑打跑胡子。那个男的对李大志看了看,眼光里抛过来一丝询问。
李大志小心翼翼地问,同志,刚才那个姑娘来干什么?
那个男的对他看了看,警觉地问,你是她的什么人?你问她干什么?
李大志嗫嚅起来,我—我—只是想问一下。
神经病!那个男的射出一句硬梆梆的话,把头一偏,继续打他的跑胡子。
李大志很无奈,只得把头掉过来看旁边的墙,墙上挂着一排工作照,李大志知道了打跑胡子的这个男的叫胡建明。
李大志从口袋里把“芙蓉王”的烟拿出来,恭恭敬敬地递上一枝,说胡科长,请抽烟!胡建明把烟接过来,又对牌子看了看,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再对李大志浑身上下瞧了瞧说,我看你不像个搞乱事的,告诉你,今年桃花村要从大学毕业生里面招聘一个村主任,属国家干部编制,刚才那个姑娘原籍是桃花村的,是北京大学应届毕业的高材生,刚才她就是来领表的。不过最后谁当选,还要村民直接选举才能定。
李大志吃了一惊,他吃惊的是竟有北京大学的高材生也来竞选村主任。但吃惊之余又对自己的眼光有了几分自信,心里念道这个擦鞋女果然不寻常。一个大胆的念头陡然在他心中什起,他从口袋里拿出学生证给胡建明看,问,我也能领张表吗?胡建明说,怎么不可以哩,只要你竞选得上!
李大志接过登记表,心里高兴极了,连连表示感谢,他把那包刚刚抽动几枝的“芙蓉王”烟全都丢给了老胡。

2

接连几天,李大志都要到中街去,继续观察张乡妮擦皮鞋。她发现张乡妮和顾客的聊天当中,讲述了不少世界各地的皮鞋知识和趣闻,而且还偶尔用一两句日常英语和顾客进行交流和对话,这样的对话和交流往往引得街上的路人为之侧目,继而瞪圆了好奇的大眼。李大志还发现,她只要对你的皮鞋瞟上一眼,就能立刻分辨出那是一种什么牌子的皮鞋,产在哪个厂家,是第几代产品。而且她还能指出眼前这双皮鞋用的是什么面料,是什么品种的牛皮,是中年,少年,还是老年的牛皮等等。李大志已从对面的观望转移到了后面悄悄地近距离的观察,而这样近距离观察的结果又为她广博的知识所倾倒,还为她待人接物的彬彬有礼、平易自然所折服,而当他终于发观她脑后银夹别着的小小的鬏鬏下面白嫩的颈项和几根漆黑的秀发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美丽的依恋。
旁边是一座正在施工建筑的大楼,李大志从施工的沙堆上抓了一大把细沙,往自己刚刚擦过的皮鞋上使劲摸了几把,又从自来水龙头上接了几滴水洒在上面,转眼又看到了晾在工房门口的湿漉漉地沾满黄泥的解放鞋,也顺势摸了一些涂在鞋上,一切都打整得那么自然妥贴后来到了乡妮的擦皮鞋的地摊前,他的机智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趁一个顾客刚刚起身就一个箭步冲过去坐到了乡妮面前的小凳子上。接着看到了乡妮疑惑的眼光和调皮的微笑。她顺手拿过一只塑料袋,用手轻柔地把李大志穿着丝光袜的脚套上,然后拿起揩布把残留在皮鞋上的沙粒和黄泥仔细揩去,接着涂上黑色的鞋油,用鞋刷轻轻的擦拭。她的纤纤玉指灵巧的颤动,使刚才肮脏不堪、萎靡不整的皮鞋焕发出了勃勃生机的面容。李大志看着随着她的身子起伏上下不停颤动的漆黑的眼睫毛,心里涌起一阵阵的陶醉……这时,远处的大街上传来“锵—锵—咚咚锵”的腰鼓声,一支老年腰鼓队正从远处徐徐过来,那些老年妇女个个身穿绿裤红袄,个个嘴唇涂得像猴儿屁股。领头的四个妇女打着一幅“庆祝丰彩大厦隆重开业”的横幅,随后的妇女排着两列纵队,系着腰鼓,挺着疲软的 跟着节拍击鼓,击三下之后做一个白鹤晾翅状。擦完大志的皮鞋,乡妮停下手里的功夫,眼睛朝老年腰鼓队了望,手中脚下都模仿着。
大志有些好奇,莫非她也要去打腰豉?正在这样想的时候,大志的手机响了,原来是父亲要他去陪客。
等他赶到丰彩大厦的时候,客人都到了,来的是云南、贵州的两个布匹商人。一个胖一个瘦,那个胖子穿着一袭长衫,头上戴一顶礼帽;那个瘦子穿着西装,蓄着一个三七开的大分头。大志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亲热地喊着李老板和李公子。大志的父亲原是桃花纺织印染厂销售处的副处长,桃花纺织印染厂的职工工龄买断,企业重组以后,大志的父亲就做起了布匹批发生意,他凭借全国各地新老客户的关系,再加上积累多年的销售经验,生意场上如鱼得水,目前已成了资产逾千万的个体经营大户,被桃城人称作“李千万”。这个“李千万”,偶尔也做些善事,什么捐资助学啦,扶贫解困啦,所以人们对他的印象也不差。当那个胖子得知大志桃城大学就要毕业时,就啧啧称赞公子风流倜傥,才华横溢,定是李老板的好接班人。李老板说,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到了现在,一没有看见他找工作,二没有来帮我处理一下业务,这一段除了写毕业论文,一天到晚都不归屋。反正我也不指望他发财,这一辈子只要他不吃“白粉”,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还是过得去的。那个瘦子又问公子是否找了对象,李老板说哪里哪里,上次他的那些同学聚会,只看见他的那些同学一个个地都邀着女朋友,他却单身一个。同学们都拿话激他,他脸都不红。瘦子说,定是贵公子眼睛骨高,要找就找一个北大毕业的美女,这样也才般配!李老板说,那是那是,南京大学的都看得起他!大志听出父亲的话里有话,连忙接过话头说,怎么啦!和尚不是人做的,到时候我就找个北京大学的女朋友给你看看!那两个商人连忙附和说,依公子这样的人才,还愁找不到心中的美女。来,为公子心想事成,干杯!接着,四只酒杯碰在一起,欢喜的笑声在包厢里响起来,把装修的壁纸都震得一荡一荡。



太阳刚刚在桃花山顶上什起的时候,富老爷就起来挖田塍。
富老爷着一身青色的便装,里面是土白布大褂,脚穿一双深雨靴,袖子卷起来两寸高,一付干练利索的样子。岁月的风霜已经在他的脸上打下了明显的印迹,仔细看去,额上的抬头纹,眼角的鱼尾纹说明了这是一个60来岁的老人,但从他举手投足,呵气运锄的姿态来看,却又显得精神矍铄,老当益壮。朝阳的金线照耀在他的脸上,照耀在此起彼落的锄头上,照耀在这条历经沧桑的田塍上,他的确显得有些眼花迷离了,这眼花迷离又使他产生了一种幻觉,记忆的流水陡然溢出,在他的心海里缓缓流过。
这是一条充满辛酸的路。那个时候,每逢农闲,他总是记起他和社员们给这条田塍加宽培土,说是要走什么社会主义金光大道,田塍是加宽了,可田里的稻谷产量却少了,粮食产量少了自然要饿肚子,后来又用什么瓜菜代,再后来瓜莱代也不允许了,自留地砍了,田头屋角地边种一蔸冬瓜南瓜,那都是“资本主义的尾巴”。还有一句什么话,“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要晓得,草是不能填饱肚子的呀。没有粮食就说话不起,也就仁义不起来,那个下队干部落户在家里,每餐饭交三两粮票壹角贰分钱,贴不起,就只好给他蒸钵子饭,到现在好多后生子还拿做笑话传。饭都吃不饱,自然也就没有钱用,天天要出集体工,一个个拄着锄头把站在地里望天黑,一个月还要卡29个劳日,置了一担尿桶,用桐油把它油了,一担尿桃出去,到小河里用水洗了,又顺带挑一担水回来,那是什么样的日子呀!土地承包责任制以后,渐渐地有饭吃了,有衣穿了,有钱用了,儿子媳妇在家里呆不住,跑到什么特区去了,还发了财,办了厂,当起了老板,去年一小车开回来,讲他那本发财经,把村主任的心都说动了,村主任撂下挑子跑了,搞得现在支书暂时还兼着村主任。俺屋里这个杂种,心眼里只有钱,真不是个好东西!他不知不觉地骂出声来。
富老爷,你骂哪个?
我骂我家里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富老爷看清眼前是忠儿,心里忿忿地说。
忠儿穿着一身捡来的旧西装,趿着一双旧皮鞋,一身邋里邋遢的,眼睛里糊着一它眼屎,一看就是个不务正业的样子。
我看你是拿起日子不会过,儿子是大老板,不晓得呆在小洋楼里享清福!
我是天生的猴子体,不会学你,站在冰水里唱雪花飘。
忠儿发现富老爷的话是朝着他来的,又不好发作,说,
我这样混了一世,哪里能学你富老爷。他见富老爷没有见怪,停了一下又说,今天到你屋里搞中饭吃去。
吃餐饭算什么,等下过来帮我烧火。
忠儿有些高兴,正准备离开,忽然有了新的发现,原来富老爷挖田塍土想把田的面积扩大,把路都挖窄了。连忙说,富老爷,你把条大路都挖了一边去了,你晓得不晓得,这是一条机耕路,插秧机,收割机以后要从这里开过来。
那是哪年哪月的事!
哪个龟儿骗你!忠儿认真起来,你没有听见广播电视里天天讲,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市里要在我们村办点哩!
你这个话是真的?
你去问张支书,昨天她开会回来对我说的。
哦—富老爷张大了嘴巴,刚刚举起的锄头又落下了,他真想立刻把刚才多挖的土填起来。
李大志一早就搭上了去桃花村的公共汽车。
桃花市是一个地级市,市府所在地桃城。桃花市有一个全国著名的旅游风景区,就坐落在桃花村。桃花村距桃城20里,为了方便旅游,很早就通了公共汽车。为了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步伐,促进桃花市旅游产业的发展,市政府计划把桃花村建设成首批社会主义新农村,并决定挑选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担任村民委员会主任,为此专门拨了个干部指标。当李大志从市人事局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刻就萌发了竞选村主任的念头。他带着自己的户口本和简单的行装,就是去桃花村找村支书兼村主任报到,他将以一个村民的身份,投身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从而以优异的成绩去竞选村长。

共 20525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山乡喜事(中篇小说),很浓的乡村题材小说,很值得读者欣赏品读。【编辑:王万兵】【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201002 05】
1 楼 文友: 2010-01-22 16:48:21 作者的山乡喜事(中篇小说),很浓的乡村题材小说,很值得读者欣赏品读。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2 楼 文友: 2010-01-22 16:49:4 热烈欢迎新朋友加入江山,希望你在江山快乐。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宝宝口臭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