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两房退市不会影响中国持有的债券

发布时间:2019-08-16 18:38:12

专访纽交所首席运营官莱伯尼茨

恐怕只有那些亲历过1987年美国股灾的人,才能在2010年5月6日美国“闪电崩盘”的瞬间思绪万千却临危不乱。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首席运营官劳伦斯·莱伯尼茨(Lawrence Leibowitz),正是为数不多的充满“危机记忆”的“风暴中心”人物之一。

6月25日,前来上海参加2010(,)论坛的莱伯尼茨,在浦东香格里拉酒店的会议室接受了《第一日报》独家专访。

2008年开始的金融风暴,至今仍余波不断。围绕危机话题,莱伯尼茨表达了他精炼而犀利的观点。

“两房”退市与违约风险

第一日报:美国两大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与“房地美(Freddie Mac)”(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下称“两房”)将从纽交所和其他全国性证交所退市。这一事件对“两房”持有人和类似中国这样的持有者将产生什么影响?

莱伯尼茨:对于“两房”的持有人,其价值本身就已经稀释了很多。对于中国等“两房”债券持有者,这不仅不表示“两房”债券会违约,相反,这说明政府要确保相关资产的偿付能力更高。美国政府将继续为这类资产提供担保,因此中国持有的债券不会受到影响。

日报: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政府将开始对“两房”进行改革?目前是否已经有一些具体的改革措施?

莱伯尼茨:这两家政府支持的企业,对于抵押贷款担保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美国政府意识到应该更加积极地管理其资产。

长久以来,对“两房”就一直存在争议:一家卷入抵押贷款业务的私有企业,如何同时得到政府支持呢?这次改革将试图解决这一矛盾。

与其他私有企业不同,“两房”从纽交所退市并不意味着将来会消失。这一消息传递出的信号是,“两房”将不再作为私人公司存在。现在的共识是,它们基本上已是国有企业了。

美国政府具体的改革措施将包括开始解包清除抵押贷款债券中的问题资产,同时继续支持抵押贷款市场。

“闪电崩盘”与“熔断机制”

日报:目前美国和英国都已宣布了大规模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这会改变金融业的格局吗?是否会导致“监管套利”的风险?

莱伯尼茨:我确实认为,美国的金融体系过度扩张,并且过度杠杆化了。欧洲在银行体系方面也差不多。这些过度的方面已经被消除了一部分。美国和欧洲政府已通过大量债务帮助金融机构走出危机,在未来5~10年,他们还要继续解决债务问题。

后危机时代,如中国和巴西,这些更少受危机影响的国家——除了在贸易需求方面,将会更有力地面对未来,并在世界经济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日报:美国和欧洲都开始加强对金融衍生品交易的监管和限制,而中国的金融市场还处于产品创新的起步阶段。金融衍生品是否会“东升西落”?

莱伯尼茨:就像其他领域一样,在金融衍生品方面,中国也会发展相对较快。美国和欧洲的金融衍生品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至少在系统性风险和杠杆率方面。我猜测中国在这方面的创新会比较谨慎,这种做法很健康。

任何市场上的衍生品都不会消失,因为衍生品的诞生有非常合理的商业目的。如果使用适当,衍生品会是非常好的金融工具。

日报:我们都记得5月6日的“闪电崩盘”,你能描述一下当天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吗?

莱伯尼茨:是的,我们都记得。我不应该倚老卖老,但1987年发生“股灾”时,我确实身处其中,那时的感觉我一直铭记于心。那时糟糕多了,股票一下子下跌超过20%,市场弥漫着恐慌情绪。

5月6日的“闪电崩盘”事件是美国股市非常短暂的流动性危机。一部分原因是美国非常复杂且割裂的交易市场结构:有11家注册交易所,30个注册股票池,这一结构非常脆弱。另一部分原因是,市场也在担心欧洲债务危机。

经过这次“闪电崩盘”,监管当局也开始吸取教训,这一市场结构到底有什么问题?市场监管到底出了什么错,才导致市场行为与预期大相径庭?如果因为人们的紧张情绪,市场下跌9%,可以理解。但问题是,一些股票的暴跌毫无理由,这是短暂的流动性危机。

日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这一事件后要求所有美国的股票交易所实行统一“熔断机制”。目前的进展如何?

莱伯尼茨:SEC引导所有交易所建立“熔断机制”,并不是自己建立监管规则要求交易所实施。目前对标普500成份股的“熔断机制”已经实施,股价波动10%的“熔断点”似乎还有效。这一机制将很快扩展到罗素1000(Russell 1000)和一些ETF(交易所交易)。

“熔断机制”非常有效地解决了短期的流动性危机。但是,如果一些确实有问题的股票下跌40%或50%,也是合理的,投资者有权认为这些股票价值被高估了。

欧债危机与“二次探底”

日报:欧洲债务危机是否会打击目前仍然脆弱的经济复苏并引发全球经济“二次探底”?

莱伯尼茨:这要分不同地区看。目前中国和巴西的经济增速仍然非常可观。在发达国家和区域,如美国和欧洲,经济复苏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并非所有的不良资产都从系统中被清理出去了。

目前人们对欧洲债务问题可能会拖累经济增长存在很多忧虑。许多欧洲国家政府正在努力削减支出,这确实会导致经济增速放缓。

我们不希望发生“二次探底”,也不认为会发生两年前那样的危机。这次情况非常不同:之前是“自由落体式的崩溃”,现在只是“萎靡不振”,是经济增速放缓。

日报:大部分国家已开始削减支出、增加税收等财政紧缩政策,美国是否会成为唯一一个仍然倾向于维持财政刺激的国家?

莱伯尼茨:目前美国仍然存在维持财政刺激政策的压力。美国有50个州,每个州都有不同的债务发行和债务问题。

加州是个合适的例子。如果美国的财政刺激政策开始退出,可能会将加州政府推向债务危机,因为大量财政刺激的款项都是由州政府发放的。

对美国而言,需要平衡持续支出和长期赤字。而美国告诉欧洲的也是,“等等,不要急着踩刹车!”因为维持刺激政策的目的是为经济增速放缓提供缓冲,直到经济稳定增长后,自然会通过税收等方式来弥补财政赤字。

我们应该通过更好的方式将钱“花在刀刃上”。赤字迟早要还,问题是现在还,还是等经济增长更稳健以后再还?

日报: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最起码从股价表现看,世界传统经济一直在走下坡路,以新技术、新营销模式为代表的(,)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如苹果、百度等股价一直表现很好。今年下半年这些“(,)”的前景如何?

莱伯尼茨: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最依赖金融体系的行业,包括那些提供问题贷款的银行,以及高度杠杆化的产业。

接下来受影响的就是那些依赖消费者需求的产业。金融系统受损后,人们渐渐失业,开始不愿意消费,“消费主导型”产业开始受影响。

长期趋势将是,高科技产业会保持更加重要的地位并持续增长。低杠杆倾向使它们不太受金融危机影响。另一方面,这些产业相对“年轻”,还处在产业周期中的增长期。

日报:高科技产业是否会成为今后美国经济的主要增长引擎?

莱伯尼茨:美国经济的两大增长引擎一直以来都是:金融服务业——主要在危机前,和高科技产业。(即使危机之后,金融服务业处于“转型期”)高科技产业也不是全部动力,我们还有医疗和其他一些大型产业推动经济增长。

脑外伤癫痫吃什么 这些饮食习惯你知道吗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适合做开眼角手术的人群都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