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无尊天帝 第16章 天不可逆【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

发布时间:2019-12-02 23:34:35

无尊天帝 第16章 天不可逆【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

森冷的杀气铺天盖地袭下,将公子羽包裹,他攥紧的拳头陡然松开。在牧白的眼中,恍惚见到了一片尸山血海,那等场面,他一个文弱书生那里经受得住。

待他反应过来之时,牧白早已飘身离去。望着那道背影,公子羽眼中的恨意愈发浓郁起来。

二人初斗,看似是齐名状元,可实际上他却输了。

以师兄的辈分与师弟同位,只能令牧白显得更加不凡。本欲登高的他,反倒成全了牧白的王者之名,让他如何不恨。

……

翌日,轩辕学府的演武场早早便被人群填满。这些都是闻风而来的修士,想要一看牧白能否再续写奇迹。

与往日不同,今日场中又新筑起一座高台。上面的是十位身披戎甲的修者,年岁皆在四十左右。

他们眉宇如剑,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不经意间,便有淡淡的杀气释放出来,让人心中生威。

这十人来自天下第一关中的十旗军团,常年戎守在边疆前线,皆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悍将。

十旗军团由轩辕大帝所建,终生都驻扎于天下第一关中。他们不隶属于任何势力,只为守护人族的疆域而战,是真正的英雄,值得万人敬仰。

每年的谋略考核皆是由十旗军团出题,以便他们在轩辕学府中挑选良才,为军团吸纳新鲜血液。

五十名学员入场,整齐划一。

谋略考核全凭自愿,故而有半数之多的学员放弃。毕竟要一辈子都戎守在帝关边疆,需要大毅力。

这五十人的武斗已经得到了认可,若是谋略足够,可能会当场便收到十旗军团的邀请,成为一名抛洒热血的勇士。

“咦?我怎么未见到牧白。”看台中有人开口,众人闻言,这才发现牧白并不在其中。

“哈哈,帝家的王者怎么会愿去边疆受苦,你们真把他当成圣人了不成。”有人出言讥讽。

“人各有志,勿要对他人施以道义绑架。”有人反驳。顿时间,人群喧嚣起来,争论不停。

此时,牧白默默坐在看台一角。他今日披着深黑的斗篷,遮住了面容。在天都城中,有各路人士往来,因而这样的装束并未引来注意。

对于众人的议论,牧白一笑了之。戎守大义,并非仅有从军一条道路。他纵然年幼,却懂得“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

若是真有一日万族杀来,牧白定会贡献他的微薄之力,为人族而战,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时道来还为时尚早。

当务之急,是寻出条修炼的法门,来保全自己,进而为父母分忧。

谋略考核开始,一副巨大的画卷展开,从中透散出刺鼻的血腥气味。那是凭借大法力构造的幻术世界,由真正的战事演化,以此挑选将才。

五十人没入其中,大约过了三个时辰,才开始有人从中陆续走出,最终随着一声鼓响,考核结束。

“牧白何在?”正在退场之际,音波如滚滚雷声一般在演武场的上空激荡,方圆十里内的人都听到了这雄浑的声音。

高台上冲出一金甲男子,他的眸光扫过四方,如闪电般凌厉。男子驻足一刻,说道“我进城之时便听闻这少年王者之名,出来一见。”

牧白皱眉。这人如此强势,让他生厌。同时,牧白心中生出股奇异的感觉,让他不想再久留

“吾名牧天河,如此,你可出来见我了吧。”男子大喝,他身体白玉光大盛,体外涌动的辉芒如熊熊烈焰一般在燃烧。

牧白脚步骤停,瞳孔骤缩,仔细打量起天空的男子。是牧家之人,且与父亲牧天逆同辈。他来寻我作甚?

牧天河感受到了牧白的目光,朝他望来,冥冥中似乎有一双大手牵引,让他们隔空相视。

“哈哈哈,好,好,好!”牧天河仰天大笑,连道三个好字“不愧是我牧家的儿郎。日后回到家中,帮我向当代的家主捎个话语,就言天河无悔这一生,多谢。”

牧天河说罢,挥手点下一团白玉光华,注入牧白的体内。

它方一入体,牧白便感到阵阵舒泰,如似一股暖流从四肢百骸间流过,舒适无比。顿时令困乏尽去,之前修炼龙象决留下的暗伤也一并愈好。

“多谢。”牧白回以微笑,对着他点了点头。

做完这些,牧天河收回了威压,退到高台的座中,同其余九人一齐离去。

他应是早早就入了帝关,并不知晓家族中的变故,故此对牧白无有恶意,且出手相助,让牧白心生好感。

传话一事,等自己有资格回到家族再谈吧。

……

宗武、才智、谋略,三场考核到此便皆已经结束。日影西斜,最终考核也迎来了它的落幕时刻。

考核的最终,只有一份名单,记录着各阶的三甲之人。众人的目光有些期待的望着场上的宿老,今年的最终考核,笑到最后的风云人物,都将会是谁人?

老者一一宣布,而后以神力将这些名字刻在演武场的石墙之上,以此永记。

轩辕学府的最终考核就这样落幕,牧白最终位列初阶学子的头名,成为了最大的黑马,未受到驱逐。

人群渐渐散去,天都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接下来的数天,牧白与秦风整日坐在藏经阁内,同老顽童一齐寻着《无天经》的踪迹。日子虽然平淡,却也算惬意。

公子羽这些日子却并不好受。自从他在才智考核中“败”给了牧白之后,心中便生出了心魔,令他的修行都受到了阻碍。

“这可恶的牧白,不过是连神泉都未能开辟废人,凭什么被万人瞩目。就凭他也想要逆天而行,可笑至极!”

公子羽醉倒在一片竹林间,嘴中不停抱怨。这时,一道人影悄悄走到他身旁,为他斟满杯酒。

“公子羽,废人,是不可能逆天的。”

他寻声望去,瞥见一角黑紫的衣袍,再往上看,见了来人的面容。公子羽的瞳孔顿时放大,说话都变得有些颤抖“您,说…的…对,天不可逆!”

新的一周啦,加油I,求收藏求推荐。

电白区妇幼保健院
深圳种植牙的优势
汕头治疗妇科费用
合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家好
烟台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