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春雪

发布时间:2019-09-13 03:29:59
【时代背景】:19 年1月至5月,日军先后占领了热河、察哈尔两省及河北省北部大部分地区。

【时间】:19 年的一个冬天

【地点】:热河(今承德市)

【人物】:刘春花(逃难者),王有才、郭旺、郭刘氏(郭旺的妻子)在铁路的货场里一群出苦力干装卸的人们,他们来自东北。

【故事】:
(辽西进入热河的官道上)日本侵略者炮火连天的轰炸着。从东北涌来了大批的逃难者,他们经辽西进入了热河,天真的以为那里还没有被日本侵略者占领。一路上他们忍受着炮火的惊吓,忍受着伤者的哀嚎,忍受着一个个鲜活生命的离去。村庄被炸的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在逃难者的人群里老人、小孩、妇女居多,有的是一家人挑着箩筐,推着小车各自仓皇地逃亡着。在逃难者的中间有一位妇女叫刘春花,她的家人都死在了日本人的刀下,连三岁的孩子也没能幸免。一连串的打击,使她神情麻木呆板,在邻家大婶的照顾下,连拉带扯磕磕绊绊的跟随大家走上了逃难路。进入热河逃难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有的被轰炸死了,有的为躲避炮火自己逃走。刘春花也与大家都冲散了,自己披头散发,满脸脏兮兮的,浑浑噩噩的走着。一天她顺着铁道走进了热河郊区的一个货场。
(热河货场)两排铁轨划了一个弧线通往了货场的深处,货场里已近正午的阳光照着,成片的煤堆。火车皮上一些壮汉正在干着装卸的生计,这些干装卸的苦力工大多来自东北。他们的工头叫郭旺,是五大三粗的一个中年汉子。正蹲在火车皮旁边的空地上抽着烟,半睁着眼抬起头看了看天喊到:“有才你们加把劲呀!赶快把这一车装完,装完收工吃饭了。”车皮上面,两个人一伙,往上扔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粮食。一个汉子站在最高处正在努力的往上拽扯着一个麻袋,听到郭旺喊话答应着:“好的!哥。”远处的伙房里郭旺的老婆郭刘氏在给这帮人做着饭,饭桌上一大盆的菜汤已做好,锅上的笼屉里冒着热气。一排简易的房子是他们的宿舍,不远处有一口井。郭旺和他老婆住在宿舍西边的第二间,挨着最西面的是伙房。
刘春花进来的时候,正赶上这群汉子收工了在吃午饭,有的吃完了正在伙房的门口涮着自己的饭盆,看着走进来的刘春花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吃饭,有人把一小块的窝窝头扔了过去。已是三四天没吃饭的刘春花,看到别人扔过来的窝窝头,不自禁的捡了起来,窝窝头上沾满了煤灰,她捡起大口的吃着。远处的汉子们嬉笑着,看着,谈论着:“哎------来了一个要饭的,好像还是个女的,你们谁收留她呀!”正在一旁吃饭的王有才也看到了(每次吃饭王有才都是让别人先吃,所以别人都吃完了,他才刚要吃),他没有嘻嘻哈哈,看见了刘春花捡起了工友扔掉了的窝窝头,便走了上去从自己的饭盆里拿出一整个的窝窝头,走到刘春花面前递给她道:“吃吧,别捡那脏的了,会吃坏肚子的。”刘春花惊恐的抬起头,满脸的茫然,犹豫着------王有才又往前送了一下手里的窝窝头说:“拿着吧!”刘春花双手抢过王有才手里的窝窝头,使劲的往嘴里塞着,跑开了。后面,有别的汉子大声的调侃着:“有才她是个女的,你就收留她吧,给你做老婆挺好的,哈哈哈哈!”正赶上工头郭旺从自己的屋里出来,看到了此情景对那个嚷嚷的汉子说:“饭也堵不住你的嘴,瞎说什么呢!有才让你嫂子再给你拿一个窝窝头。”
从那以后,刘春花隔三差五的就会来这里,来了王有才总会给她一个窝窝头。其实刘春花就宿在离货场不远的一个草垛里,她不好意思每天都来,都是在过了两三天后饿的不行了才会走进货场。每次刘春花拿到王有才给的窝窝头,都会躲在远处边吃边偷看着王有才。每每这时郭刘氏总会从锅里再拿一个窝窝头塞到王有才的手里:“有才拿着。”“谢谢嫂子了。”
有一天下雨,刘春花又来,连饿加上下雨淋发烧了,朗朗跄跄的晕倒在王有才他们的宿舍门前的煤堆旁。宿舍里烟雾缭绕,因为下雨没有出工,大家在抽着烟说着家常,谈论自己家里的情况,还有日本侵略者带来的伤害。一个叫小宝的东北汉子讲起自己老家亲 子被小日本轰炸致死的事情,讲到这里满面泪流,咬着牙根骂道:“小日本他妈的不得好死!”大家都急忙安慰着他。正在这时有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说:“有才那个女的又来了,我看到她晕倒了。”王有才急忙站起来跑了出去,看到刘春花倒在地上浑身都湿透了,王有才把她抱起一摸额头很烫。慌慌张张的就抱进屋里放到了自己的铺上,给她盖上了被子。有人也告诉了郭刘氏:“嫂子,王有才把要饭的那个女的抱进了屋里。”郭刘氏正在伙房里忙着做饭,听到后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忙赶了过来,一只脚刚踏进宿舍门就道:“有才,我看看。”来到床铺前随手掀开被子看了看,伸出手摸了摸刘春花的额头对王有才说:“有才兄弟你把她抱我屋吧,我给她换换衣服,抱我屋还方便些。”王有才急忙说道:“那谢谢嫂子了!”说完撩开被子抱起刘春花就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王有才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怀抱里的女人。经雨水一冲洗,刘春花原先的面容显露了出来。那是一张白净的脸,由于高烧脸庞泛着红晕,一缕头发粘在了嘴唇上,看的王有才心里一动。
王有才今年也已经三十岁了,本来定了一门亲事,订好了要结婚的。谁知新娘在去赶集的镇子上被日本人给糟蹋了,回家后想不开上吊自杀了。听到这个噩耗,王有才对日本人恨得咬牙切齿。在一天的下午,王有才收拾了点包裹悄悄地到了镇上尾随一个日本士兵,在一条没人的胡同里,双手把那个士兵活活的给掐死。掐死日本士兵后,王有才便直接跟随一些出来逃难的人们,来到了这里。正好货场招苦力,便留在这里。王有才膀大腰圆干活很实在,有什么脏活累活总是第一个先上,与郭旺夫妇相处的很是融洽。后来的谈话才知道王有才的家和郭旺的家在东北都离的不太远,是一个镇子上的,说起家里的老人还都认识。王有才每月的饷钱也都放在了郭刘氏那里,郭旺夫妇也拿王有才当自家兄弟一样。
来到郭刘氏的屋里放下刘春花,王有才说道:“嫂子,我去买药。”说完,就急匆匆的冲了出去。郭刘氏在后面大声喊道:“有才拿把伞。”“不用了,嫂子。”王有才声音传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货场的大门外了。买回了药,郭刘氏给刘春花喂药,盖好被子。拽了拽王有才的袖子来到外屋,外屋郭旺蹲在门槛那抽着烟。郭刘氏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说:“有才兄弟啊,这个女的长得还不错,等她病好了就让她留在这里吧!都是苦命人,等嫂子给你俩说合说合。”说完又看着自己的丈夫,郭旺心神领会站了起来说道:“兄弟呀,我看就这么定了吧,让她在这里给大家洗洗衣服,帮你嫂子做做饭,先在伙房的外屋给支一个铺让她住着。”王有才憨厚的笑了笑,抬手摸了摸后脑勺说:“那就麻烦哥哥嫂子了。”
王有才在伙房的外物搭了一个床铺供刘春花住,三天后刘春花病好了。在这三天里出工的时间都是郭刘氏帮着照看着刘春花喂药喂饭,中午晚上收工后,王有才亲自给刘春花喂饭,饭都是王有才出去买的小米,郭刘氏给熬的稀饭。等刘春花的病好后白天帮这群汉子洗洗补补,帮着做做饭,自己算有一个落脚的地方解决了一日三餐。刘春花很勤快很得郭刘氏的喜爱,一开始,刘春花很少讲话。有一天两个人在水井旁洗菜,郭刘氏又问刘春花:“妹子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呀?”刘春花停下了手里的活,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嫂子,我家里一个亲人也没有了,都被日本鬼子给害死了,还有我那三岁的儿子,一村人逃出来的没有几个。”刘春花说到这里已泣不成声。郭刘氏听到这里愤怒的把手里的菜甩在了盆子里,咬着牙根怒道:“小日本真不是人!妹子,大家都是苦命人,没有这帮王八蛋的侵略,谁乐意背井离乡啊?”慢慢的,郭刘氏知道了刘春花的一切。郭刘氏还把自己的几件衣服送给了刘春花换洗用。刘春花在这异乡他地得到了王有才及郭旺夫妇的照顾,心里是暖暖的,逐渐的敞开了心扉,对郭旺夫妇哥哥嫂子的叫着。偶尔也能与这些汉子们聊两句,这帮汉子也有了开玩笑的话题,时不时的逗着刘春花与王有才。王有才经常和刘春花聊聊天说说话,从相处的日子里。王有才也知道了刘春花的一切。刘春花也知道了王有才的遭遇,都是苦命人。
日子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热河的地界里来了很多日本兵,是通过火车运来的。王有才和刘春花的爱情也在郭旺两口子的撮合下都点了头。在郭旺的宿舍里郭刘氏扯着刘春花的手对着王有才说:“有才兄弟呀!春花也是一个苦命人,你要好好的对她,要是对她不好,我和你哥可是不答应!”刘春花感激的看着郭刘氏,王有才憨厚的笑着说:“嫂子怎么会呢,我一定好好待春花的。”郭旺接言道:“放心吧,春花,我兄弟一定会痛你的,别的他也做不出来,他就不是那样的人。”刘春花正了正身子,很是正经的说:“哥、嫂子谢谢您们!有才,我和你说个事,我得回老家一趟,在东北我一个亲人也没了,他们都被日本人杀害了。我得回去祭奠一下他们,然后回来和你成亲安稳的过日子,你看行吗?”王有才听后拿眼看着郭刘氏,郭刘氏看了看有才把目光转向刘春花道:“妹子,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这兵荒马乱的不安全呀!”郭旺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接口说:“没事,热河到沈阳有火车,可以坐火车回去,办完事快点回来就行。”王有才看了看春花附和着说:“行。”其实,在王有才的心里也有一些担忧的,只是不想负了刘春花的心。在回沈阳的前几天,郭刘氏给了王有才一些钱,让王有才带刘春花去布料店给她缝制了一套衣服。从缝衣店回货场的路上,王有才正经其实的对刘春花说:“春花你放心吧,俺一定会对你好的,你快去快回,俺等你回来一起过日子!”刘春花看着王有才满目坚定,接着点了点头。
走的那天,郭旺借了一辆三轮车,让王有才送刘春花。在货场的大门口郭刘氏给了刘春花一个包裹,里面有些路上吃的东西还有一点钱。刘春花看了看王有才说:“嫂子不用了,太麻烦您了。”说着,往郭刘氏的手里塞着郭刘氏递过来的包裹。郭刘氏说:“妹子,你拿着,这点钱也是有才兄弟放我那的,等你回来我就的交给你了,路途远,路上得吃点东西。”王有才说:“春花,那就拿着吧!”在火车站,王有才停好了三轮车上了锁。进到火车站帮刘春花买了车票,送她上了火车。两个人约定一个月后,王有才来火车站接她。然后依依不舍的分离了,火车渐行渐远,王有才孤独的站在站台上------
送走了刘春花,王有才在郭旺夫妇和工友们的帮助下,在最西面的伙房旁边搭了一个偏厦子。准备着刘春花回来后两个人成亲后的家,郭刘氏还为他们两个准备了一套被子。刘春花走后,王有才的心里是空落落的,后来的的日子里,王有才经常会眺望着远处的天空发呆。自己算着日子,每天的日出,每天的日落,王有才的内心都会无比的激动!但是随着约定日子的临近,王有才又有一种无比的忐忑感------
(沈阳苏家屯火车站)刘春花乘坐火车到了沈阳苏家屯火车站,已是傍晚,夕阳染红了大地。在从苏家屯火车站出来回自己屯子的路上,遭遇日本鬼子的飞机狂轰烂炸。其实在东北日本鬼子实施了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刘春花在被炸飞的时候还念着王有才的名字:有才------!
(热河货场)约定的日子到了,一早王有才便起了床,穿上了一直没舍得穿的,当年准备结婚的衣服。工友们还和有才开了几句玩笑:“有才接媳妇去呀!要当新郎官了!”出了宿舍的门和郭旺夫妇打了一个招呼,骑上昨晚借来的三轮车王有才就走了。去火车站的路上王有才把三轮车蹬得飞快,还哼起了小曲。来到车站又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远远地看着火车冒着白色的烟雾缓缓地进了站。王有才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火车上下来的人。一直等到了火车上下来的人都走散了,也没能看见刘春花走出来。这列火车一个月就一趟,王有才安慰自己:一定是没有赶上火车,下个月一定会回来的。回去的路是怎么回去的,王有才不知道,满脑子的都是刘春花在这里的场景。
下个月,刘春花还是没有出现在王有才的眼前,王有才痴痴地魂不守舍的等待着-----也曾想过回去找刘春花,郭旺夫妇总是安慰着:“兄弟再等等吧,一旦春花回来了再看不到你,她再回去找你这兵荒马乱的也不安全呀!”
夜晚,郭旺夫妇的屋子里,郭旺在抽着烟,郭刘氏边缝补着衣服边说:“掌柜的,我看春花回去是凶多吉少啊!这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日本人的炮声。”郭旺长长的吐出嘴里的烟:“唉---苦命人呀!这个话千万不能在有才面前说。”“我知道,有才也是命苦啊!”
在每一个列车到达的日子里,王有才都会出现在热河的火车站,就这样痴痴地等着!一年------两年------三年,刘春花一直也没能出现在王有才的眼前。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了,王有才还每天都游荡在车站门口,寻找着他的刘春花。人们总会看到一个浑浑噩噩的不修边幅的人佝偻着身躯站在车站出口,一动不动的仿佛成了一座雕像。
十年后,花白胡子的王有才的尸体在车站门口的一面墙根下被人们发现,那是一个初春下了一场雪,雪已经覆盖了他的身躯,当人们把他抬出来的时候,有人发现在他的手里,还握着当年刘春花要回老家前剪给他的一缕头发------

——故事写于2010年春于邯郸

共 51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剧本描述的故事发生在19 年日军先后占领了热河、察哈尔两省及河北省北部大部分地区后。在从东北到热河逃难的路上,一个叫刘春花的女人,遭遇不幸,除她之外全家遭到日军轰炸,死于非命。刘春花命运多舛,逃难路上因为饥饿,差点晕过去,幸运的是遇到在热河货场做工的汉子王有才,王有才怜惜刘春花的困境,对她热心相助。刘春花生病后,王有才对她照顾有加,并对她暗生情愫。在郭旺夫妻两人的撮合下,王有才和刘春花一个有情,一个有意,两人准备走在一起。这时,刘春花提出一个条件,要完婚,等她回东北祭奠一下逝去的家人再完成这个决定,王有才没说什么反对的话,对她进行支持,两人离别时依依不舍。刘春花走后,王有才心里空落落的,日日相思相望,只是一直没有等到刘春花返回的那一天。刘春花到了东北,刚出火车站,适逢日军实行三光政策,进行大轰炸,刘春花回屯子的路上,血肉横飞。结局注定是个悲情的结局,王有才一直痴痴地傻等着,一年、两年、三年,直到终老,还在手里握着那缕情丝。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岁月,失望无果之后更加忧郁,为了承诺,为了在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苟且给自己腾个狭小的空间,为了朴素的追求和幸福,然而,这小小的愿望到最后还是没能实现。这是时代的悲哀,这是人生的宿命,从一个生活的侧面反映了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和狼子野心,令人痛恨!剧本构思巧妙,情感朴实,人物有血有肉,个性鲜明,佳作,推荐欣赏!【编辑:箫音依依】
1 楼 文友: 2017-04-12 2 : 1:40 欣赏老师精彩的剧本,欢迎再次投稿,问好!
2 楼 文友: 2017-04-12 2 : :51 故事十分感人,如果在标点和字词方面再注重一些会更加完美,剧本已作部分改动,使内容更有看点和吸引人。
 楼 文友: 2017-04-1 18: 7:17 构思独特,文笔灵动。诚谢草民老师赐稿江山,遥祝春祺。 指下生花,心上无痕!儿童大便干
孩子上火
纸尿裤和拉拉裤哪个更舒服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